《天道》部分经典台词

Standard
这是一部好电视剧。值得多看几遍。
当丁元英预感到了女主角要死时说了几句话:
“一切有为法,应作如是观,为法,如是,又当如何?还是有情本位啊,唯独出离不了一个情字。真希望能有个祈祷就管用的天啊”
我可以明白他的感受,有情众生,最难逃离的不是金钱,物质,名誉,地位,而是一个情字啊。所以即使如丁元英这个明白人,与道一线之隔的人,也为之伤心到吐血。
可惜又有几人明白"情"这个含义呢?不可说,不可说啊,说出来就不对了。
————————————————————————
 
很多台词都具有启发意义,摘录如下:
 

神就是道,道就是规律,规律如来,容不得你思议,按规律办事的人就是神。

随缘惜缘不攀缘。

没有主,主义和主意从哪来?主无处不在,简单的说,支配人的价值取舍行为的那个东西就是主.就是文化属性.

这世上原来就没有什么神话 所谓的神话 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

当生则生,当死则死

只要不是我觉到、悟到的,你给不了我,给了我也拿不住

只有我自己觉到、悟到的,我才有可能做到,我能做到的才是我的。

弱势得救之道,也有也没有.没有的社会就没有活力.而竞争必然会产生贫富,等级,此乃天道,乃社会进步的必然代价.无弱势,强焉在?一个"弱"字,弱已经在其中了.故而,佛度心苦,修的是一颗平常心.

   自嘲
  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醉舞经阁半卷书,坐井说天阔。

  大志戏功名,海斗量福祸。论到囊中羞涩时,怒指乾坤错。

 

花天酒地并不违法,只是一种带符号的生活方式.。

他跟正常人的思维颠倒了,说鬼话,办鬼事,倒行逆施。但是还有道理,像魔,柏林有个居士说他是极品混混。

国内信用是个问题,私募基金是没爹没娘的买卖,一边做生意,一边得准备拼刀子,脑后还得长只眼睛看衙门得脸色。

一个恕字我已经有罪了。

这是文化属性  ,不以他们得意志为转移 。

北京像个淘金场 ,个个觉得自己是龙胎凤种 , 太闹了 。

我们这个民族总是以有文化自居 却忘了问一句  是有什么文化 是真理真相的文化  还是弱势文化  是符合事物规律的文化还是违背事物规律的文化  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改革开放  摸着石头过河 咱们这些人还没有弄清怎么回事就胡里胡涂闯入战场 得先活下来  等定下神来 时代已经变了 真的是穷则思变 可中国毕竟是政治文化搭台 传统文化唱戏  不知道老祖宗的那点东西还能把这条船撑多远

马克思主义道理归根到底一句话 客观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什么是客观规律  归根到底也是一句话  一切以时间  地点和条件为转移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皇恩浩荡的文化 他的实用是以皇天在上为先决条件 中国为什么穷 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 穷在期望救主 期望救恩的文化上 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 太可怕了

自嘲   本是后山人 偶坐前堂客 醉舞经阁半卷书 坐井说天阔 大志戏功名 海斗量福祸 论到囊中羞涩时 怒指乾坤错

你觉得这是一个成年人的成熟之举吗

我还没有装腔作势到可以无视可能发上的事情 但是你看到的东西不一定是个东西 天知 地知 不会有结果

女人是形式逻辑的典范 是辩证逻辑的障碍  我无意摧残女人 也不想被女人摧残

红颜知己自古有之 这还得看男人是不是一杯好酒 自古又有几个男人能把自己酿到淡而又淡的名贵  这不是为之而可为的事  能混就混吧

我是人而且还没有进化到此时此刻可以无视本能 但是 我丁元英何德何能敢领受上苍这样的恩赐

你是一块玉 但我不是匠人 我不过是一个略懂投机之道的混子 充其量挣几个打发凡夫俗子的铜板 你要求的是一种雄性文化的魂 我不能因为你没有说出来而装作不知道 接受你就接受了一种高度 我没有这个自信

此生得你红颜知己足矣

真想在这一刻 上帝把我们塑成一座雕像

正法了一个罪犯包含打死了一个人 这就是法律的价值 法理 道理 都在那儿搁着 如果女性心理不适合刑警工作 那是性别问题

给扔口馒头就行

着相了 佛教的一个术语  意思是执迷于表象而偏离本质

朋友打赌这种事 亦真亦不能真

上网 学习 什么都看看  谈不上研究 关注而已 对文化属性感兴趣

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 :技术 、制度 和文化, 小到一个人 ,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 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 ,也可以理解为“天道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

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 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 ,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  。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 而弱势文化由于易学 、易懂、 易用, 成了流行品种 。

无所用  无所不用

比如说文化产业、 文学 、影视是扒拉灵魂的艺术, 如果文学影视的创作能破解更高思维空间的文化密码 ,那么他的功效就是启迪人的觉悟, 震撼人的灵魂 ,这是众生所需 ,就是功德 、市场 、名利 、精神拯救的暴利,与毒品麻醉完全等值, 而且不必像贩毒那样耍花招, 没有心理成本和法律风险。

那个暴利不是由我决定得的,是由人的主决定的。 主让众生把他口袋里的钱掏出来 ,由不得他不掏 ,因为不是我让人有了灵, 是上帝 。

没有主 主义 主意从哪儿来 主无处不在 简单的说 支配人的价值取舍行为的那东西就是主 就是文化属性

理论上只要判断正确就有可能 但是在判断的实践上通常会有错误 所以可能的概率取决于错误的大小

这个人需要一个句号 你可以帮他画一个

 灵魂归宿感 这是人性本能的需要 是人性 你帮他找块干净的地方归宿灵魂 他需要的不是忏悔 而是一个忏悔的理由

文明对于不能以人字界定的人无能为力

死马当作活马医 再糟 死马还能再死一回

股票的暴利并不产生上产经营 而是产生于股票市场本身的投机性 他的运作动力是  把你口袋里的钱装到我的口袋里去 他的规律是 把大多数的肉填到极少数狼的嘴里 私募基金是从狼嘴里夹肉 这就要求你得比狼更黑更狠 但是心理成本也更高 而且又多了一重股市之外的风险 所以 得适可而止

这说明你还有自我认同需要 这是人的特性  如果你连这个起码的需要都没有 我就有理由对你作为人犯的属性提出质疑

执法是你的职业 你尽可以执法谋生 但是与我王明阳谈经论道 你还不够资格 别拿你的职业去拔高你的个人的规格 让人轻看

强盗的本质是破格获取 破格获取和直接获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你们没有自信与强者在同一个规则下竞争 这只能说明你是弱者 因为弱势文化所追求的最高价值就是破格获取 所以 强盗的逻辑从本质上讲是嘴懦弱的生存哲学 所以你不算好汉

圣经的理由是  因信着得救了 上天堂 因不信有罪了 下地狱 用这种哄孩子 吓孩子的方法让人去信 虽有利于基督教的实践却也恰恰迎合了人的怕死的一面 贪婪的一面 这样的因果关系已经不给人以自觉 自行的机会

人连追求高尚的机会都没了 又何以高尚呢

不因上天堂与下地狱的因果关系而具有的极高人生境界 就是窄门

一颗阴暗的心永远托不起一张灿烂的脸 这是人性

你是魔 是极品混混

你要是真把这事看玄了 那就真会出魔了

神即道 道法自然 如来

金银珠宝  不足以点缀你这样的女人

 

这世上原来就没有什么神话 所谓的神话 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

无论做什么 市场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 神话的实质就是强制力作用下的杀富济贫 这就可能产生两个问题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  二是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了一眼再掉下去是不是让他患上精神绝症

你应该辞职 请注意是应该 而不是我希望 

国家机器不缺少一个迟早要被淘汰的女刑警 而社会需要一个有非常作为的人才 这不是通俗的英雄主义和通俗的平等意识可以理解价值

你不知道你 所以你是你

言语道断 一说就错

这就是圆融世故 不显山不露水 各得其所 可品行这个东西今天缺个角 明天裂个缝 也就离坍陷不远了

这不是一个道德境界问题 是市场生存的法则问题 这种好感不仅仅是我们强行摊派价值观 也不仅仅是腐蚀我们自身的竞争力 更说明我们不是靠产品征服市场而是靠作秀混迹市场 这种违背商业属性的人文评价最终将葬送这个公司

什么神话  不过是强力作用下的杀富济贫 扒着井沿看一眼而已 不解决造血问题

光脚的贱了穿鞋的一身泥,林雨峰虽败犹荣 仁者自有公论 他要因为这个杀了我 就得给自己立块无字碑,写什么都寒碜 这种死后还得穷名给冤家托牌位繁荣买卖,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干不出来 真杀了我 我就当下随缘了.

悟  悟道休言天命  修行勿取真经  一悲一喜一枯荣  哪个前生注定  袈裟本无清静  红尘不染性空  幽幽古刹千年钟  都是痴人说梦 

所谓真经 就是能够达到寂空涅盘的究竟法门 可悟不可修  修为成佛 在求 悟为明性 在知 修行以行制性  悟道以性施行  觉着由心 生律 修者以律制心 不落恶果者有信无证 住因住果 住念住心 如是生灭  不昧因果者无住而住 无欲无不欲 无戒无不戒 如是涅盘

投石击水 不起浪花 也泛涟漪

晚辈无意评说道法  只在已经缘起的事情顺水推舟 借英雄好汉的嗓子喊上两声 至少不违天道朝纲

天下之论道到极致  百姓的柴米油盐 人生冷暖论道极致 男人女人的一个情字

佛说 看山是山 看水是水 我只是依佛法如实观照 看摩登女郎是摩登女郎  看红颜知己是红颜知己

你的生存状态不是病态 用佛教的话说是自性 无所挂碍 是自在 自在是什么 就是解脱 参来参去  我不如你 

当有人笑话耶稣是傻子的时候  其实谁都不傻 仅仅是两种价值观不兼容

如果一个民族的文化从骨子里就是弱势文化属性  怎么可能去承载强势文化的政治 经济  衡量一种文化属性不是看他的积淀的时间长短 而是看他与客观规律的距离  五千年的文化是光辉 是灿烂 这个没有问题  但是  传统和习俗得过过客观规律的筛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