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国家名片,通过货币了解国家理念

Standard

今天没事翻看亿美元上的图案觉得包含了蛮多的信息,美国国家的货币都是精心设计,可以说就是一个国家的名片,通过它可以了解这个多家很多的文化理念。
我们国家的国币图案已经变过5次,这些货币样式的改变也反映了社会的发展。

1952年后,大票面金额已经不合适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将一万元的单位改为一元。第一套人民币是战争的产物,难免粗糙,先有晋察冀边区印刷的票版,后来又有北平、上海两个印钞厂的不同票版,印刷工艺参差不齐,而且大多数没有水印。

一「水」一世界

Standard
世上有很多事物,眼睛看不見,並不代表就不存在 …..
這是一滴海水被放大25倍的畫面。「浮游生物」這個詞不是描述一種特殊的有機體,是以其大小和生命體太小無法遊過大洋流的事實而定義的。浮游生物包括水體病毒、只有在顯微鏡下才能看得到的海藻和水中細菌、小蟲子、甲殼綱動物,還有魚卵、大動物的幼體和植物 (如海草),以及螃蟹、龍蝦、魚和海膽。因隨波逐流,大水母也被歸類為浮游生物。
螃蟹幼體:長不到四分之一英寸,這些脆弱透明的節肢動物離「成熟」還很遠,但是它的各部分節肢已經依稀可辨。尖利的小爪子以及一對生動的大眼睛已經清晰可見,多面複合晶體也能看得到。
藍藻:這些線圈狀物生物體是地球上最原始生命體的代表,是最早進化的有機體之一。藍藻進化要借助陽光的力量,可生成糖,這個過程也叫做光合作用,會向大氣釋放氧氣。至今,海洋中的大量藍藻仍是氧氣的主要來源。
矽藻類:無論何時你都不可能計算出世界上活著多少矽藻,那個數字一定是千的五次方。這些小小的,四四方方的單細胞生物體是一種藻類,四周是美麗的矽質細胞壁。矽藻死後,小細胞壁沉到海底,可能漸漸形成海底暗礁。
橈足動物:這些蟲子狀的生物是最常見的浮游動物,可能是海洋中最重要的動物,因為它們構成了最豐富的蛋白質來源。它們是蝦狀甲殼類生物,身體呈淚珠狀,長著大觸角。橈足動物還是精力充沛的”游泳健將”,神經系統發達,擅長避開敵人追捕。它們構成了各種魚類的基礎食物。一些科學家相信,如果集合在一起的話,橈足動物就是地球上最大的動物種群。
毛顎類海蟲:這些長而半透明的生物是矢蟲,食肉的海洋動物,它們 是構成浮游生物的重要部分。在浮游生物中,它們體形較大,長八分之一英寸到5英寸。它們有神經系統,兩隻眼睛,一張嘴,還有牙齒和頭部兩側有兩小脊椎,這 是它們用來和敵人(小浮游生物)格鬥的武器。有的可給對方注入令其癱瘓的毒液。
魚卵:幾乎所有魚都會產卵,但是一些極少的魚類(包括鯊魚)可產出小魚。少數魚會保護和孕育它們的卵,最明顯的是海馬,雄海馬擔任照顧卵的角色。但是,大部分魚類在公海裏排出大量受精卵。絕大部分魚卵會被吃掉。
海洋蠕蟲:這是一種多節多毛目環節動物,長著大量細小的發絲狀附肢,這是它們在水中行進的武器。浮游植物卻為世界上高級生命形式提供了必不可少的重要氧源。而且浮游植物和浮游動物支持著整個水生食物鏈。

(转)十三弦

Standard
 
 
风吹动了月光,夜初上浓妆。看红尘管何年,发成霜。我有我的痴狂,废墟成天堂,曾几度过往,不怕山远水长。谁把往事思量,笑时泪半行……窗户拿来守望。一念之差,动情一场,渴望,难挡一次情长。要为所欲为才无恙。了如指掌,轻看人间风浪。”
  他们说左手倒影,右手年华,细细审视掌心错乱的纹,我无法分辨得出哪一条是你我的宿命。传说中神的左手主破坏,右手主创造,神一念间对人类情爱恩怨了如指掌。我夜夜望眼欲穿却牵不到你——命运于你我总是两个极端,你若是那主创造的右手,我便是那主破坏的左手。
  传说中神的左右手是一对孪生兄妹,他们心意相通却不能相爱,于是一个主创造一个主毁灭,只有更激烈的冲突才能替代情爱的诱惑。神,主宰世间万物,播弄众生,他是无情,他是寡意。你我逃不出他的掌心.
 但偏偏爱了。
  
爱上你,是在一杯淡茶中添数枚莲心,至水沸时一饮而下,任凭浓厚的苦味肆意弥漫,烫到心痛苦到心酸,也要一个人无声的接受下所有的痛楚。
  爱上你,是在一捧桂花中酿半碗清酒,在冷月下独立单斟,放尤彷徨的醉意一涌而上,醉也茫茫醒也茫茫,只有清冷的月光伴随着一个落寞的身影。
  呵,什么随生随灭的缘,什么来来去去的水,若明白,我自早当五蕴皆空,也成为睿智的佛了,又何须点化?就这样,我强迫自己不再想你。很久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你我之间,若是有结局,必是酒尽茶凉,与我,青衫薄袖,杏花疏影,掩不住的脉脉幽情,总是抵不过一夜的风流云散。流年匆匆,片刻的邂逅,竟是注定了一生的无尽守望,兀自不悔的沉沦。可是我还是无法拒绝思念你的心情,每个夜里,我总会静坐窗前,灭了灯,点上一只红烛,我不是古意女子,却偏偏爱上了这红烛的凄艳。微蓝的火苗,一跳一跳,摇晃着黯然的灭了,有烟,有恬淡苦涩的气味,刺的眼睛发酸,发涩,直至恍惚的落下泪来,那是燃尽了一身的美丽也换不来的永恒。是不是,爱上了这红烛,也是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哭泣的理由?
  于我而言,或许这已超越了尘世间某种特定的情感。在现实的舞台,我们几时生动地饰好过内心被桎梏的角色?即使有天这份情变淡爱转薄,但由此而成全的情义,将是你我生命里最高贵的碧血,红的生命红的血脉,透明地奔流,且,一往无悔!
  夜凉如水。耳际除了潮水般的音乐,还有雨打归舟,千折百回。你沉默良久:“我是高山你是流水。弦自在心中。”我微笑颔首,眼眶却泪水盈盈。刹那胜于永远,我们仍能于今天秉烛西窗,促膝长谈,何尝不是另一种生命的美丽?我心足矣。此去烟火人间,我应是无怨无尤……
,
 当你我百年,请一定记住,我曾向天地要求纤指十三弦、为你!那些高水流水与风轻月明,都只是为了陪衬今世这一场绝美而即逝的烟火……
  以后,当我不再安慰你,或你不再关心我,请千万千万记住,在我们如水的流年,我曾说过的一句——相约来世——
  来世,我一定要牵到你的手 !
 

论学习

Standard
OF STUDIES

Francis Bacon

Studies serve for delight, for ornament, and for ability. Their chief use
for delight, is in privateness and retiring; for ornament, is in discourse;
and for ability, is in the judgment and disposition of business.

For expert and execute, and perhaps judge of particulars, one by one; but
the general counsels, and the plots and marshalling of affairs, come best
form those that are learned. To spend too much time in studies is sloth; to
use them too much for ornament, is affectation; to make judgement wholly by
their rules, is the humour of a scholar.

They perfect nature, and are perfected by experience: for natural abilities
are like natural plants, that need proyning by study; and studies themselves
do give forth directions too much at large, except they be bounded in by
experience.

Crafty men contemn studies, simple men admire them, and wise men use them;
for they teach not their own use; but that is a wisdom without them, and
above them, won by observation.

Read not to contradict and confute; nor to believe and take for granted; nor
to find talk and discourse; but to weigh and consider.

Some books are to be tasted, others to be swallowed, and some few to be
chewed and digested; that is, some books are to be read only in parts;
others to be read, but not curiously; and some few to be read wholly, and
with diligence and attention. Some books also may be read by deputy, and
extracts made of them by others; but that would be only in the less
important arguments, and the meaner sort of books; else distilled books are,
like common distilled waters, flashy things.

Reading maketh a full man; conference a ready man; and writing an exact man.
And therefore, if a man write little, he had need have a great memory; if he
confer little, he had need have a present wit; and if he read little, he had
need have much cunning, to seem to know that he doth not.

Histories make men wise; poets witty; the mathematics subtile; natural
philosophy deep; moral grave; logic and rhetoric able to contend. Abeunt
studia in morse.

Nay there is no stand or impediment in the wit, but may be wrought out by
fit studies: like as diseases of the body may have appropriate exercises.
Bowling is good for the stone and reins; shooting for the lungs and breast;
gentle walking for the stomach; riding for the head; and the like. So if a
man’s wit be wandering, let him study the mathematics; for in
demonstrations, if his wit be called away never so little, he must begin
again. If his wit be not apt to distinguish or find differences, let him
study the schoolmen; for they are cymini sectores. If he be not apt to beat
over matters, and to call up one thing to prove and illustrate another, let
him study the lawyers’ cases. So every defect of the mind may have a
special receipt.

论学习

弗朗西斯·培根
王佐良 译

读书足以怡情,足以傅彩,足以长才。其怡情也,最见于独处幽居之时;其傅彩也,最
见于高谈阔论之中;其长才也,最见于处世判事之际。

练达之士虽能分别处理细事或一一判别枝节,然纵观统筹,全局策划,则舍好学深思者
莫属。读书费时过多易惰,文采藻饰太盛则矫,全凭条文断事乃学究故态。

读书补天然之不足,经验又补读书之不足,盖天生才干犹如自然花草,读书然后知如何
修剪移接,而书中所示,如不以经验范之,则又大而无当。

有一技之长者鄙读书,无知者羡读书,唯明智之士用读书,然书并不以用处告人,用书
之智不在书中,而在书外,全凭观察得之。

读书时不可存心诘难读者,不可尽信书上所言,亦不可只为寻章摘句,而应推敲细思。

书有可浅尝者,有可吞食者,少数则须咀嚼消化。换言之,有只需读其部分者,有只须
大体涉猎者,少数则须全读,读时须全神贯注,孜孜不倦。书亦可请人代读,取其所作
摘要,但只限题材较次或价值不高者,否则书经提炼犹如水经蒸馏,淡而无味。

读书使人充实,讨论使人机智,笔记使人准确。因此不常做笔记者须记忆力特强,不常
讨论者须天生聪颖,不常读书者须欺世有术,始能无知而显有知。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
修辞之学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人之才智但有滞碍,无不可读适当之书使之顺畅,一如身体百病,皆可借相宜之运动除
之。滚球利睾肾,射箭利胸肺,慢步利肠胃,骑术利头脑,诸如此类。如智力不集中,
可令读数学,盖演题需全神贯注,稍有分散即须重演;如不能辩异,可令读经院哲学,
盖是辈皆吹毛求疵之人;如不善求同,不善以一物阐证另一物,可令读律师之案卷。如
此头脑中凡有缺陷,皆有特效可医。

青春

Standard
YOUTH

Samuel Ullman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it is not a matter of
rosy cheeks, red lips and supple knees; it is a matter of the will, a
quality of the imagination, a vigor of the emotions; it is the freshness of
the deep springs of life.

Youth means a tempera-mental predominance of courage over timidity, of the
appetite for adventure over the love of ease. This often exists in a man of
60 more than a boy of 20. Nobody grows old merely by a number of years. We
grow old by deserting our ideals.

Years may wrinkle the skin, but to give up enthusiasm wrinkles the soul.
Worry, fear, self-distrust bows the heart and turns the spring back to dust.

Whether 60 or 16, there is in every human being’s heart the lure of wonder,
the unfailing childlike appetite of what’s next and the joy of the game of
living. In the center of your heart and my heart there is a wireless
station: so long as it receives messages of beauty, hope, cheer, courage and
power from men and from the Infinite, so long are you young.

When the aerials are down, and your spirit is covered with snows of cynicism
and the ice of pessimism, then you are grown old, even at 20, but as long as
your aerials are up, to catch waves of optimism, there is hope you may die
young at 80.

青春

塞缪尔·厄尔曼

青春不是年华,而是心境;青春不是桃面、丹唇、柔膝,而是深沉的意志,恢宏的想
象,炙热的恋情;青春是生命的深泉在涌流。

青春气贯长虹,勇锐盖过怯弱,进取压倒苟安。如此锐气,二十后生而有之,六旬男子
则更多见。年岁有加,并非垂老,理想丢弃,方堕暮年。

岁月悠悠,衰微只及肌肤;热忱抛却,颓废必致灵魂。忧烦,惶恐,丧失自信,定使心
灵扭曲,意气如灰。

无论年届花甲,拟或二八芳龄,心中皆有生命之欢乐,奇迹之诱惑,孩童般天真久盛不
衰。人人心中皆有一台天线,只要你从天上人间接受美好、希望、欢乐、勇气和力量的
信号,你就青春永驻,风华常存。

一旦天线下降,锐气便被冰雪覆盖,玩世不恭、自暴自弃油然而生,即使年方二十,实
已垂垂老矣;然则只要树起天线,捕捉乐观信号,你就有望在八十高龄告别尘寰时仍觉
年轻。

闲话:古代中国最拽的几名刺客

Standard
一、最佳上镜刺客:荆柯

  “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柯无疑是历史上知名度最高的刺客,世代为人所颂扬,可谓妇幼皆知,就连现代的两大名导也不放过这个题材。评荆柯为最上镜刺客,可谓名至实归,众心所向。

二、最佳创意刺客:专诸

  专诸,春秋时期吴国人氏,为吴国公子光(即后来的吴王阖闾)所雇,用来刺杀王位竞争对手吴王僚。

  话说事发当日,公子光宴请王僚,私下埋伏甲兵于室内。王僚也早有防范,命人沿途布满兵卒,门窗台阶左右也都部署上自己的亲信,夹道而立的侍卫,皆手持长铍。酒酣耳热之时,公子光佯装有足疾,退入内室。这时专诸闪亮登场了!他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和主观能动性,创造性的把匕首藏在鱼腹中,佯装为王僚献菜。等走到王僚跟前,说时迟那时快!专诸突然撕开鱼腹,拿出匕首刺向王僚!王僚当场毙命。遗憾的是,专诸当即也被侍卫杀死。公子光趁对方群龙无首,速命埋伏的甲士攻击王僚的侍从,尽数将其诛杀。为感念专诸,吴王阖闾加封专诸之子为上卿

三、最佳悲情刺客:要离

  话说吴王阖闾登上王位后,王僚的儿子庆忌逃往卫国。庆忌此人甚是了得,有万夫莫当之勇,在吴国号称第一勇士;现在卫国招兵买马,伺机为父报仇。阖闾获悉此事后茶饭不思,日夜寻思除去这个心头大患,于是觅得一壮士。此人名唤要离。

  经过策谋,要离决定采用苦肉计。某日要离在王宫与阖闾斗剑时,故意先用竹剑刺伤阖闾的手腕,再取真剑斩断自己的右臂,投奔卫国找庆忌去了。要离走后,阖闾还依计杀掉了他的妻子。庆忌探得事实,便对要离深信不疑,视为心腹,委他训练士兵,同谋举事。三月之后,庆忌出征吴国,与要离同坐一条战舰。某晚,夜色迷人,要离乘庆忌在船头畅饮之机,迎着月光独臂猛刺庆忌,透入心窝,穿出背外。庆忌诧异之极,叹曰:“天下竟有如此勇士敢于这样刺我!”此时左右卫兵举刀欲杀要离,庆忌摇着手说:“此乃天下勇士,怎么可以一日杀死两个天下勇士呢!还是放他回国,成全他吧!”
要离回国后,阖闾金殿庆封要离。要离辞谢不受,说:“我杀庆忌,不为做官,而是为了吴国的安宁,让百姓能安居乐业。”说完自刎于金殿。好一个悲情壮士,为主卖命,竟弄了个家毁人亡!

四、最佳震撼刺客:聂氏姐弟

  聂政本是屠夫, 当侠客实属业余爱好。然而聂政天生是一块刺客的料,小露拳脚后便名满江湖,前来联系业务的客户络绎不绝。某日,韩国贵族严仲子带着黄金和诚意跑来找他,要他除掉韩国首相侠累。聂政婉言辞谢。严仲子不悦:“汝耍大牌乎?”政曰:“非也,只因..在世,姐姐未嫁,我不能死也。”不久,聂政母亲去世,严仲子前来吊孝,执亲子之礼。聂政深受感动。在厚葬完母亲之后,聂政火速将姐姐出嫁,跟随仲子刺杀侠累。

  英雄一出手,果然不同凡响。侠累身为首相,空有几十名警卫,竟然被武功高强的聂政从容地从首相府门外一直杀进大厅,被一剑刺了个透心凉。这时,警卫们才围了上来。聂政眼看无法脱逃,决定举剑自杀。在咽气之前,他用长剑将自己的眼珠挖出,把自己的脸划成一堆肉泥。英雄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不让人们认出他,以免连累他那亲爱而苦命的姐姐!

  韩国*为了知道刺客是谁,贴出告示说凡是能认出这具尸体的,赏金千两。聂政的姐姐聂荣听说后,断定是弟弟所为,不顾一切来到聂政的尸体旁放声大哭。官员问她,你不怕被牵连吗?聂荣说:“我弟弟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不让你们认出他,以便保全我。可这样一来,他的英名不就被埋没了吗?我岂能为了保全自己而让英勇的弟弟死得默默无闻呢?”说罢,聂荣大叫三声天啦,在弟弟的身边气绝身

五、最佳绩效刺客:曹沫

  曹沫,鲁国人氏,以力大勇敢著称。鲁公对他很欣赏,任命他为将军,同齐国交战。未料三战皆败,鲁公心怯,赶紧商议割地求和。但是并未责怪曹沫,仍用他为将。

  齐桓公答应和鲁在柯地会盟。正当鲁公与桓公即将达成屈辱协议之时,曹沫手执匕首冲上前去,劫持了齐桓公。桓公左右恐伤到主公,不敢动作。桓公问:“你想怎样?”曹沫说:“齐强鲁弱,您恃强凌弱太过分了。大王您认为该怎么办呢?”桓公被迫答应尽数归还侵夺鲁国的土地。得到承诺后,曹沫扔下匕首重新站在群臣之中,面不改色,辞令如故。桓公恼羞成怒,想毁约食言,被管仲劝止。于是,不费吹灰之力,曹沫三战所失的土地又都被全数归还。

  曹沫以其忠诚勇气和不烂之舌,既要回了土地,又保全了性命,可谓绩效显著。

六、最佳谋略刺客:侯赢、朱亥

  侯嬴,战国时期魏国人。最初为看守城门的一个保安,直到七十岁才被信陵君奉为上宾。朱亥,杀猪专业户,是位奇人,隐于市井之间。此2人为协助信陵君救赵,起到了关键作用。

  事情的发生是这样的。公元前257年,秦王派大军围攻赵国,赵国危在旦夕,派信使来魏国求援,魏国便派晋鄙率十万大军前去增援。秦王知道消息后,开始威胁魏王。魏王害怕了,急命走到中途的晋鄙停止前进。信陵君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几次促请魏王坚持出兵救赵,魏王就是按兵不动。信陵君不愿坐以待毙,就自已筹集了车马,带着门客们前去援赵。经过城门的时候,侯嬴把他止住,面授机宜:公子切勿鲁莽行事,我有妙计一策。信陵君依计而行,从魏王的宠姬那里窃来了虎符,把朱亥带着到晋鄙那里夺取兵权,朱亥同志当场把不听调遣的晋鄙一铁锤锤死。于是信陵君顺利夺取了兵权,指挥大军前往救赵,终于击退了秦军,保全了赵国。整个计划环环相扣,缜密有序,是一个绝佳的策划案。

七、最佳敬业刺客:豫让

  豫让是春秋时期晋国人,屡不得志,投靠智伯后,受到重视。后来智伯被仇家赵襄子所杀,赵襄子还拿他的头骨拿来当酒杯。豫让出离愤怒,“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荣。”豫让决定誓报此仇。

  他先是改变姓名,冒充罪犯,混进宫廷,企图藉借整修厕所之机,用匕首刺杀赵襄子。结果未遂。赵襄子考虑到豫让肯为故主报仇,是个有义之人,便将他释放。

  豫让仍不死心,不惜以身涂抹油漆变相、口吞煤炭变声来乔装自己,找机会报仇。机会来了,豫让事先埋伏在一座桥下,准备在赵襄子经过的时候刺杀他。没曾想赵襄子的马却突然惊跳起来,使得豫让的计划又再次失败。豫让自知此劫难逃,便恳求赵襄子:“希望你能让我完成最后一个心愿:把你的衣服脱下来,让我刺穿;这样,即使我死了,也不会有遗憾。”赵襄子答应了他,豫让拔剑,在赵襄子的衣服上连刺了三次,然后就自杀了。

  很显然,豫让算不上业务熟练,但他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敬业的刺客。他让我想起了毛爷爷的一句名言:世上就怕认真两字!

八、最失职的刺客——鉏鸒刺赵盾

  鉏鸒,春秋晋国人,(?–前607年)

  一些人不认为鉏鸒是刺客,因为他根本没有行刺,用现在的话说是犯罪终止。但鉏鸒的历史身份的确是刺客,且我个人认为鉏鸒还具备更多的义士品质。由于他主动放弃行刺,所未成大名,但在《左传》里却有精彩的记载.

  当时晋国君晋灵公,荒淫暴虐,厚敛于民,广兴土木,晋国民怨沸腾。宰相赵盾屡屡进谏劝灵公改正,灵公全然不听,反有厌恶之意。

  前607年,灵公宠任的一位大夫屠岸贾献计加害赵盾,曰:“臣有客鉏鸒者,家贫,臣常接济之, 其感臣之惠,愿效死力,可使行刺相国!”

  是夜,灵公和屠岸贾密召鉏鸒,赐酒食,告以“赵盾专权欺主,今使汝往刺,不可误事。”

  鉏鸒领命后潜伏赵府左右。五更,见重门洞开,鉏鸒进中门,看到堂上灯光影影,赵盾朝衣朝冠,垂绅正笏, 端然于堂上坐以待旦上朝。鉏鸒大惊,退出门外,叹曰:“恭敬如此,忠义之臣也!刺杀忠臣,则为不义;受君命而弃之,则为不信。不信不义,何以立于天地之间哉?”乃呼于门曰:“我,鉏鸒也,宁违君命,不忍杀忠臣,我今自杀!恐有后来者,相国谨防之!” 言罢,向门前一株大槐一头触去,脑浆迸裂而死。时惊动了守门人,报知赵盾,赵盾叹息不已,吩咐暂将鉏鸒浅埋于槐树之侧。

白纨扇

Standard
定情的白纨扇。 

"烟笼衫子月笼纱,临风步步弄夭斜。 
今生已许来生愿,归去孤山伴梅花。” 
墨迹尚新,人已旧了。 
总是这样,他要她,她就是他手中一盏恰到好处的香茗,被捧着,捂着,啜着,含着,咽着,过了这一时半刻,渐渐凉了,随手一泼,舞榭歌台,漫漫长夜,多的是这样泼剩的残茶。 
远处,珠帘半卷,明烛高烧,白纨扇随意地执在手里,指点风流--樽前又换了新曲,怀中也不复故人。 
扇还未见捐,人已被弃。 

被弃的人,镇日枯坐,独对一把扇子。 
白纨扇, 
定情的白纨扇。 
一盏残茶,还籍着自身的余温,挣扎地氤氲着,绸绻着,很久之后,才明白,人走,茶凉。 
诗句清晰可见,情景却已模糊。 
等往事渐渐浮上来,诗句早被湮没了,一片烟斜雾横。 
随着一抹苍白的,不可捉摸的微笑,手起,刀落-- 

舞袖方旋,纨扇轻挥间,一声裂帛,素白的扇面凭空裂开,一甩殷红直洒上去-- 
那一刻,所有舞姬的白纨扇,一齐破裂,血迹斑斑。

国王与乞丐

Standard
闲情雅致是一种快乐的生活。除非你体验过,否则你根本不会相信,普通人居然也可以用这样令人羡慕的方式来生活。太阳就在那里,为什么不可以呢?你和那个晒太阳的渔夫之间的区别,并不在于财富、势力、或者头脑的差异,而在于你的欲望。

  有一个乞丐,总是遭到市民们的鄙视和欺负。那个乞丐很委屈地问:“天底下那么多乞丐,甚至连国王也是,你们为什么偏偏跟我过不去呢?”

  市民们冷笑道:“你凭什么说国王是一个乞丐呢?如果你能够证明给大家看,我们也可以像尊敬国王一样尊敬你。”

  他是一个身份卑贱的乞丐,但他决定要设法找到国王。国王是那样高高在上,他怎么能够接近国王呢?每当他试图接近国王时,国王的随从们就会把他痛打一顿,然后把他赶走。

  但他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他在王宫附近的僻静小道上等到了国王。那时,国王远远地离开了他的随从们,沿着小道独自走来,似乎在苦苦思索着什么。当乞丐从树林里突然出现时,简直吓了国王一大跳。

  “你要干什么?”国王惊恐万状地问道。

  “我不想干什么。”乞丐说,“我只想讨一点钱。”

  国王舒了一口气,然后问:“你需要多少?”

  乞丐说:“我只有一只破碗,你要能够装满它就行。”

  国王笑了起来,说:“好吧,我答应你。”他唤来了仆人,命令他们去拿一些钱来。当这些钱倒入乞丐的破碗时,仅仅只停留了几秒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国王感到非常诧异。他吩咐仆人们搬来更多的钱,但那些钱每一次都只能在乞丐的破碗中停留几秒钟,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最后,所有的钱都搬来了,所有的钱都在乞丐的破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国王被惊骇得出了一身冷汗,扑通一声跪倒在乞丐面前,请求乞丐放过他。

  现在,轮到乞丐冷笑了,他解释说:“这只破碗是一个填不满的穷坑,它的名字叫做欲望。因为这个欲望,你我其实都是乞丐。”

  你也是一个有欲望的人,无论你有多少财富,你都会认为自己获得的太少。无论你有多少财富和能耐,你都是一个贫穷的乞丐。你是如此贫穷,以致于你不敢做那个晒太阳的渔夫。

  是的,你是一个乞丐。你的太阳是一种虚构、一种来自欲望的诡计,它让你用各种不同的乞讨方式去占有。任何乞讨方式,无论是赌博、欺骗、哀求、以及任何形式的巧取豪夺。你是一个贫穷而又贪婪的乞丐,这是一个不幸的事实。

  一方面你是如此贪婪,另一方面你又是如此恐惧。你是一个乞丐,但你害怕面对这个事实,你要掩饰它。于是,你伪装成一个高尚的人,你热中于各种虚荣——那些虚荣是你的面具上五颜六色的油彩——它们是那样斑斓、艳丽、令人目眩。从此,你只好生活在一张面具的后面,生活在一种人工的生命模式中,再也享受不到真实的太阳。

  你甚至不得不信奉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进化论虽然无耻,但至少能够给你提供两大好处:第一,它让你相信,你仅仅是一个生存游戏中的竞争者,你所做出的任何自私自利的行为都应该理直气壮,不必愧疚,不必恐惧;第二,它让你相信,即使是乞丐也有高下之分,那些低级的乞丐只能任人辱骂,而那些高级的乞丐却可以凭借一张面具,坐在皇帝的宝座上装模做样、发号施令。

天堂的转角(zt)

Standard
一对青年,热恋很久后结婚了。一天,男人的要给女的买戒指。走进了商厦,一看那些琳琅满目的金银首饰,她犹豫了好久,吞吞吐吐的说:“我不要这个,给我买一个呼机吧。”
  那时候,传呼机还是比较新鲜的玩意儿,价格不比一枚戒指便宜多少。男的一听有点意外,因为他知道女朋友一向不是爱赶时髦的。最后,在他的坚持下,男的就用买结婚戒指的钱买一个只漂亮的汉显呼机。
  两人一回到新房,女的就把呼机别到了男的腰上,男的惊诧的问:“这个是送给你的,你怎么给我戴上了?”女人笑吟吟的,还带着点得意:“这样,我就能随时找到你了。你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时间,不管你有多忙, 只要我呼你,你一定的给我回电话!”这天夜里,两个人在被窝里一遍遍的调试着呼机的响声。他们觉得,生活就象这响拎声,响亮、悦耳,充满着憧憬和希望。
  从这天开始,男的呼机常常会传来这样的信息:老公,下了班买点菜回家。 老公,我想你了,我爱你。 老公,晚上一起去妈妈家吃饭。每次看到这些,他的心里便觉得十分的温暖。只要可能,即使不需要回电话,他也会打个电话过去,听听她的声音。
  有一次,男的忘了给呼机换电池,又恰好陪领导到基层,应酬到半夜才回到家。推开房门一看,他发现妻子已经哭红了眼睛。原来从丈夫下班的时间算起,她每隔一刻钟就呼他一次,他越不回她就越着急,总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后来每十分钟呼一次,直到他推开家门,她刚把话筒放下。
  男的对妻子的小题大做有点不以为然:我又不是小孩子,还能出什么事情?妻子却说她总有一种预感,觉得他不回电话就不会回来了。男的拍拍妻子的脑袋,笑了:傻瓜!
  不过,从此以后他一直没有忘记在口袋里放一节备用的电池。
  以后丈夫升了职,有了钱,呼机一换成了手机。突然有一天,他想起欠了妻子的那枚戒指,便兴冲冲地拉着她去商厦。可到了那里,看着电视广告天天播放的白金戒指,她犹豫了,说:给我买一个手机吧。丈夫问:家里不是有电话吗,你又不经常出门,要手机干什么?妻子说:白金钻戒那么贵,套在手指上有什么用呀,那款手机我早就看中了;再说,以后我要找你,就算你在厕所里我也能和我通话了。她洋洋得意的笑了。
  那天,手机开通了短信服务。他们一个在卧室,一个在客厅,互相发着短信玩得开心极了。晚上,他收拢了笑容,一本正经的对她说:以后不要随便给我打手机和发短信了,我经常开会,还有一些严肃的场合,老跟你聊私事不方便。妻子一听不高兴了:那我要找你怎么办啊?
  “爱咋办就咋办吧”丈夫有点不耐烦了:“你又不是小孩子,整天老找我干吗? ”
  就在给妻子买了手机后不久的一个夜里,丈夫和一个同事到另一个朋友里玩牌,起初只是10元8元的彩头,后来越玩越大。正玩在兴头上,
  妻子用手机打来了电话:“你在那里?怎么还不回家?”
  “我在同事家玩牌。”
  “你什么时候回来?”
  “呆一会儿吧 ”
  输了赢,赢了输,妻子的电话也打了一次又一次。外面下起了雨,同事提议玩一个晚上,这时候妻子的电话又响了:“你究竟在哪里,在干什么?快回来!”
  “没告诉你吗? 我在同事家玩,下这么大的雨我怎么回去!”
  “那你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我来接你。”
  “不用!”丈夫说完就把电话挂了。一起打牌的几个朋友见这个光景,都嘲笑他是‘妻管严’,一气之下,他就把手机关了。
  天亮了,他输的两手空空,朋友用车子把他送回了家,不料家门是紧锁着。开门一看,妻子不在。就在这时候,电话响了,是岳母打来的,电话那头哭着说:“她深夜冒雨出来,骑着自行车,带着雨伞去你同事家找,找了一家又一家,路上出了车祸,再也没有醒来。”
  丈夫这时候才想起打开手机,只见上面有一条未读的留言:你忘了吗?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呀!我去找你了,宝贝,别乱跑,我带着伞哪!
  她走在找他的路上,并且,永远不会再回来了,丈夫泪流满面,一遍遍地看着这条短消息,他觉得自己那一个晚上输掉了整个世界。